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老山沟和槽子糕  

2015-11-29 18:44:06|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山沟和槽子糕 - 大漠 - .
 

       
   六几年回老家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从内蒙古到辽宁得三天三夜,为了省下列车上两毛一盒的米饭盖菜,大多都带上干粮和咸菜。那时火车进站口,上车口都画有一米高的红杠,以内的孩子可以不买票。于是一到暑假就打听哪个老乡回家路过,几个淘气的孩子都跟着大人一块走图个照应,谁到站就把谁扔下,每到最后一天晚上我说啥都不敢睡觉,生怕过了站。

   家乡的土特产非常多,山区嘛,野生大黄杏,桃子,李子,山里红,火盆各种野果的种类连村里人都数不清,自生自灭的繁衍。勤快的挖些草药根茎换点零花钱,孩子们像狗一样除了淘气就是玩,山里人做饭烧柴,每家都有几跺松枝野果树干柴,柴火垛子底下就成了常去的地方,搂上一簸箕柴火碎紮,簸一簸挑出各种榛子啦,松子,还有野栗子等等,趁着灶台熄火时往热灰里一扔,一会就噼拉啪拉,响声过后扒出了就可以凿开吃。而山沟里似乎都习以为常,唯独期盼的还是自家蒸的槽子糕,这在城里连想你都不敢想的美食,山里才有,也是我一心期盼的。

   “槽子糕”不知起源那个朝代,东北有一种黑高粱,大黄粒玉米这两种庄稼株高两米多,产量低,自留地种些留给自家吃,灌浆到八成时候收割,用石磨磨成糊浆,分别发酵,黑高粱粉红的透亮,玉米糊像搅拌鸡蛋一样黄黄的,所谓“槽子糕”就是大号铁锅,上一尺多高镶有木制方形槽子的蒸笼,铺满山上采摘叫做“拨栗叶”的扇形的大叶子,味道有点像南方的粽子叶,清香扑鼻,然后舀一层发酵好的玉米糊,一层红豆馅,一层高粱糊,再一层绿豆泥,如此几层撒一些碎芝麻,碎榛子沫,最后再铺一层拨栗叶,大功告成。

   锅底化点猪油,炖一盆七寸莲豆角,土豆之类,就等着揭锅。这时候我可以撩狗玩,捅马蜂窝,老石墙缝掏蛇皮,大人们总说这城市孩子就是“讨狗嫌”,厌的没边,意思就是再淘气就得上房揭瓦了。

   一直到开饭 一声吆喝,都一溜风的跑回来,开锅凉一会,外祖母熟练的用刀铲子划个印,一刀刀切下去,松软像厚厚海绵,一层一层的,高粱红,橙黄,赤豆沙,绿豆馅,多种味道混合又有芝麻、榛子的香脆,有条件的放点白糖,那时根本没有化肥,是自己猪圈沤的肥,新鲜粮食,再盛一碗肉头软烂的大粒豆角,想一想都流口水。

   多年后有机会到大连开会,顺便到老家葫芦峪,曙光依然照耀那几间旧式红砖灰瓦房的小车站,进站出站还是在铁路旁,没有站台,一些豆夹从篱笆的缺口处垂吊着紫花和槐花榆角的芳香混合,通往峪口一望无际的青纱帐,随着风此起彼伏唱着挽歌,古井、古墙一点都没变,只是高粱玉米矮了许多,穗头比以前大了几倍,据说早几年就已经普种高产粮食,我惦记的黑高粱,黄玉米已经绝种了。我在后院种的菊,芍药,覆盆子的地方都长满了蒿草。

   这些年每逢有生日切蛋糕时,都不由自主的想起老山沟,它就在我记忆力发酵,我的脑海中会生长出一片宽阔的土地,覆盆子,黑高粱,黄玉米在那片土地上拔节。外祖母熟练的用刀铲子划个印,依旧再给我铲块海绵般厚厚的槽子糕。




  评论这张
 
阅读(352)|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