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老槐  

2016-01-13 08:56:12|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槐 - 大漠 - .
 
                        

 

                      月映东窗似玉轮,未央前殿绝声尘。

                      宫槐花落西风起,鹦鹉惊寒夜唤人。

                                        鲍溶。汉宫词

 

 


    暮春的风,像是从一个睡熟的娘儿们嘴里吹出来的,徐徐的,暖暖的。吹熟了麦子,吹开了槐花,吹满了灌着浆的谷子。


    乌拉山脚下的永丰村,因老槐树而闻名,千枝百杈,四方遮荫。村史记载它根植于龙脉上,离它近在咫尺的老井,在大旱年也不枯竭,甘冽涌泉。村长说,他记事起就有,岁数比他爷爷还大,可能他爷爷的爷爷也这么说过。


    蓬勃的槐,高而硕大,青丝流泻,每天看着羊倌赶着群羊从身边走过,牛马在对面井边石槽子饮水。听着那些嚼烂舌头的女人在树根底下讲张家长李家短。传说它的褐黑色老枝可以避邪。那啥,黄二他娘中了邪,胡言乱语,又哭又闹。我拿柴刀砍过它身体的枝杈,削成小葫芦,刀剑,刻上乾坤震巽坎离艮兑等图案,村里“巫婆"说挂在房门上可以驱鬼。


    那天,修水塘回来,屋子漏雨把从城里带来的一兜子绿茶,滴的浸呱湿。趁雨过天晴,太阳出来赶紧晾干,就摆在伸展到院里的槐枝茂叶遮荫的苇席上,即通风又凉快。也巧,盛开的槐落下许多花瓣,筛捡又费事。 村办小学代课老师提议既然有茉莉花茶,何不用槐花如法一试。于是将干花瓣一起装袋几日打开,果然有一丝淡淡槐香,沸水一滚,立刻开启了那种被暗示的味蕾,它脱离某种语言的描述,回甘在齿颊间,我知道那是槐的生命。


    当地有吃槐花的习俗,在烂漫季节,采花做成馅包饺子, 村里有谁食物中毒,抓几把槐花捣烂连敷带喝就能解毒, 是天然的抗生素。 听中医说,槐花可消炎、止痛、止血、减轻水肿、促进伤口愈合的作用,治疗胃肠溃疡和肚腹疼痛有一定效果。


    槐虽然不止一颗,但它的意义非凡,谁家孩子进城上大学都在老槐树下迎迎送送,显摆显摆。村里大会小会也在这里闹腾一阵,办喜事也忘不了给槐贴个喜帖,沾沾喜气。


    乡里要修路,说是开发商在山里开矿要从老槐树穿过,书记和村长也扛不住了,村里人手拿棍棒对峙死守了半个月,才保住了老槐,但靠路的半边长枝必须砍掉,大伙围着一地花朵的尸体,久久不肯离去,老井填埋了,于是开矿的路紧挨着老槐的根修了过去。


    第二年秋天,我去时,槐死了,只剩下一围枯干,羊群也没了,村西头重新打眼井,水是苦涩的。当年的老友都进山当了矿工,在死里活着。仓皇的过往随着遗忘飞走了,我经常看书凝望的窗户,也锈死在枯树旁的水塘边上。


   一切都在发生着变化,甜瓜地不再像以前那样绿了,黄澄澄的谷子只有几个老人弯着腰收割,显然大田里先前的喧嚣,被偶尔山里的一声沉闷炮响所代替。落在树梢上的红嘴乌鸦“哇”的一声飞的无影无踪,耕马刨着土响着鼻嘶。


    这条公路不久将车水马龙,或许村民成为路边小贩,获得更多的实惠。


    夜里,我梦见了槐,听见槐花绽开的声音,它的长枝在一片很浅的蓝色中摇戈,浅到要把夜幕倾斜才看得到。



 

 


  评论这张
 
阅读(364)|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