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车马大店  

2016-01-08 10:17:43|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车马大店 - 大漠 - .
 

  



七二年以前,西北的陆路商贩,特别是做皮毛,牲口,粮食生意,很多都聚集黄河北岸,村落旁边的荒郊路边,这里有大大小小的车马店。腊月河面冻得实诚,马匹小独轮也可以直接过河。破冰捞鱼的城里人也是络绎不绝, 我们是当天去,投宿一夜次日或更晚回来。

腊月的天,总是灰朦朦的,云很低,围墙外的红柳枝在风中抖动着。惹得大院圈围栏里的牛羊嗷嗷直叫,黄土裸露的地表,东一滩西一块的马尿和脏水结冰。马棚,饮马槽,栓马桩和小说中的龙门客栈基本差不多,不一样的是另一边可停放几大绿壳辆解放卡车。


随着一阵吆喝,长鞭一声,胶轮碾压和骡马喷着响鼻飞一样直奔大院,俗话说“腊七腊八,冻掉下巴”,马车跳下几个来穿白茬子的车把式,那白茬子大衣,短皮裤,皮朝外毛朝里不镶布面,直接把羊皮梳好缝制 ,翻着毛边腰间系一根带子,两耳翘起的大帽子,像几只熊喘着粗气摇晃着。

两个伙计,掖着缅裆裤,小跑似的忙碌地接过缰绳,熟练地 拴在马桩子上,眉毛胡子间带着大口地喷气。然后掀开棉门帘子,和屋里的水壶蒸汽,浓烈旱烟草味,青砖茶加盐牛 奶,车老板棉裤的腥臊味混合,迎面扑来,呛得喘不过气来。

我们刚一坐定,伙计从通红的炉子上,拎起一只大茶壶,“ 呃来啦!”甩着一条看不出是白还是灰色的毛巾往肩上一搭 ,滚热的茶吱吱沏满了几只蓝边的大瓷碗。那个咸咸的青砖茶,色如酱油,实在是喝不惯,这一方水质是盐碱地下水, 又苦又涩,村里的大姑娘,小伙子基本都是地方性黄牙,五十岁以上的人牙齿没有全乎的,而这些南来北往经商的,拉脚的挤满了二十几米长的大铺,喝着砖茶坐着热炕,有喝着烧酒啃着干馍牛肉,在嬉笑谩骂中呼来唤去。

一个连毛带胡子的汉子,指着我说“后生过来!给呃记哈帐”,那是几个贩牲口皮毛生意的,先讨价还价,俩袖口一对,都是“袖囤金”捏手指头撮合,一把手出几个指头就是几,超过五用勾九、挠六、捏七、叉八表示,成交一桩记一笔,最后合计一边旮旯钱货交易。

次日晨起,鸡叫三遍我跟着大人们,打点扑鱼的行头,穿过院里炭火烤汽车底盘的烟雾,直奔黄河。一路骡马沿路洒下的粪蛋尿液,比比皆是浓重的气味,还有趁早上路马匹开步 铁掌踏路时铮铮的声音,鞭子声,吆喝声。

冰面反光极强,云朵、树干影子透到河里,有的地方凹凸,有的地方像棱镜,大体是平的,厚度两尺或一米要看河道宽窄,冻的实诚可以走车,浅一点人狗都没问题。

凿冰捞鱼是体力活,几人一组搭伴,“看眼的”找好位置。话说这看眼的,一年四季在黄河打鱼,夏天把哪个渠道深浅宽窄都记得清楚,河床子两节冻透中央冰层水下肯定有鱼,这就是所谓的鱼窝子。粗壮的十字冰撺子两手握紧,高抬再落下咔嚓一声,厚厚的冰层飞溅如粉霁,十几下凿露一个大窟窿,水立刻涌出来,鲤鱼,鲫鱼从透着氧气口纷纷游上来吸氧,尼龙网织搅捞子顺势一捞,上手的鱼就乖乖出来。遇着特大的鱼窝得凑一伙二十几人,放几包炸药。当然看走了眼的冰窝,一条也没有。

于是,腊月是收鱼的最好时机,鲤鱼正肥年景旺。



车马大店 - 大漠 - .
 

  评论这张
 
阅读(301)|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