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萨拉旗镇  

2016-02-16 10:47:30|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萨拉旗镇 - 大漠 - .
 
   

   萨拉旗镇后半夜,除了夜游的月亮,什么都睡着了。奈斌子听见他爹忽然坐起身,啪,拉电灯绳的声音,昏暗屋子便弥满了青白的光。
        
   他想起白天北边来的汉子,快马跑了十几里路,那苦苦哀求的脸,就有一种不祥的预兆。奈大夫也是没办法,他原是镇医院的主治医生,因为经常私下给乡亲们看病,尽管不收一分钱,也是犯了医规,被处分到镇里的国营药店当经理。他想起昨天那汉子哀求他去看病时的表情,心里还在撕裂般的隐隐作痛。
        
   他决定了,“奈斌子,跟爹走一趟”!爷俩跨上着破摩托,轰了油门,直奔北山跟。那里有几个自然村,非常偏僻,通常找不到医生,就算是找到了,也无钱治病。所以,人们对疾病与死亡顺其自然,听天由命。

   天已大亮,找到那户人家。院子里正被哀伤笼罩着,那是一个即将消逝的生命带给亲人的哀伤,土墙大院摆放着一具棺木。没有人放声痛哭。堂屋地中央倒下的门板上躺着一个女人,身体僵硬,面色萎黄,看来久病不愈已濒死亡。奈大夫坐在女人旁边,号脉、查看舌苔,还行了针灸,用了自带的药汤灌入那女人的口中。奈斌子第一次感觉到生命对这户人家有多么重要。很多人都在屏息期待,屋里静得可怕。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这个女人竟睁开眼睛,有了一些光,像似走在回归生命的路上,慢慢的,有了大口的呼吸。这时屋里所有人们的情绪开始躁动,孩子和大人露出了惊奇的表情──他的妻子、他的母亲已经活了。之后,有人抬走了棺木,也抬走了隐晦与阴霾。

   当奈斌子和父亲站起身收拾药箱时,女人的孩子和丈夫突然跪下了,他们的头与土地碰撞,发出了沉闷的声响。那一刻,奈斌子心里有了一种战栗,他相信那是一种永恒的力量。

   许多年过去了,那个女人很健康地活着,她的一个孩子大学毕业,到镇上开了一家平价药店。就在原来国营药店的旧址上,请奈老中医当顾问,说要给恩人养老送终。

   真情从来都是骨子里的,人只有活着才幸福。药店在萨拉旗镇开的有声有色,她们和他们互相还惦念着,也惦念着那些买不起药看不起病的乡亲们。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