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邂逅红楼  

2016-12-07 11:01:37|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深冬季节,北风拍窗,壁炉炜火,随手翻阅几本闲书,忽然怀念起启蒙时代读书的事情来,毕竟过去这么多年。初遇《红楼梦》是在小学五年级。某日我惊奇地发现新搬来的邻居家床头,木架子摆满了书。也是因为书,我主动接近他。

 

        楼道的大人们都爱嚼舌头,说这个单身狗行为不端,隔三差五更换女眷,或勾肩搭背,或披星戴月,着装衣香鬓影。母亲也提醒过我“要少和隔壁宋叔叔来往,常换女人的人终究不是好人”。记得他借我的第一本书是《青春之歌》,书中林道静和宋的诡秘行踪倒有些相似,除了谈几句与书有关的话题以外,并不多言,上楼下楼和邻居都是插肩低着头而过。

 

        唯独借书,他从不吝啬。红楼梦四卷到手后,白天藏在书包里,下课或自习课偷着看,在文革后期看“禁书”也是不允许的读物。大多生僻字几乎是顺下来的,囫囵夜读,恨不能把多年的禁锢撕开一道裂缝,一道矮矮的、闪亮的光破云而出,偷觑着从不为所知的另一道风景。

 

        大凡文革时代看的书, 想必都有体会,大多于政治有关的书。方式单调且不合心性,不值得阅读。而忽然接触遗产文化和西方学说之后,在很多失眠的夜晚,与书邂逅正是我进入这个渠道去静观世界,像能呼吸一样。

 

         我看红楼,贾宝玉活在贾家的荣华之中,表面是“芙蓉影破归兰桨,菱藕香深写竹桥”,不过是一出戏。想必在那些年代,绿窗风月,绣阁烟霞,皆被那些污纨与流荡女子玷辱。自古以来,多少轻薄浪子,皆以‘好色不淫’为解,又以‘情而不淫’作案掩耳。好色即淫,知情更淫。是以巫山之会,云雨之欢,皆由既悦其色,复恋其情所致。对于红楼还真不能用一个“淫”子而盖论。不褒不贬,最出色的应该是书中五行五色行医归经理论,确叹为观止,字字珠玑,足见曹雪芹精通医理。 也许是太多经典的台词和一个梦套着另一个梦中的梦境,梦魇环生,最后自己都无法从那样一个奇妙世像中解脱出来。

 

        但,邻居宋是多情而饱满的人,对弱柳扶风的林黛玉独有情钟,触字生悲。而我不以为然,毕竟成年人和我那时无处世经历所观察的角度不同。对比黛玉而我赞许《西厢记》里的崔莺莺,蝶舞鸟鸣,花香鱼闹,敢醉笑陪君三万场,卸下伪装陪你浪。只是那黛玉“ 举止言谈不俗,身体面庞怯弱不胜,却有一段自然的风流态度,便知他有不足之症”。拿现代人的话说,就这药罐子,醋坛子,病秧子。别说风情万种的纨绔弟子宝玉,就是搁现在一个正常人也不一定娶她,既浪费粮食又损失钱财,后果是人才两空。除非脑子有毛病,即便胸中藏诗千万赋,一脸愁苦又奈何。

 

        要说红楼工笔细描可称天下绝唱,人物性格蓄势留白,足以让人浮想联翩。 春梦随云散,飞花逐水流,那些厮混的风流佳人,或吟诗作对,或观花赏月,或咏山叹水,茗茶饮酒打闹作乐。厌恶治国治家诸正统大事,凡是道貌岸然,正人君子之道俱是其唾弃鄙视的,由此可窥见端倪一二。封建时代显赫皇亲国戚之家,也不能逃脱过传统学说乃至长辈期望的“兼济天下”之悲剧。

 

        曹雪芹大手笔信手轻拈,诗词清新脱俗,竟无一首陈腐之作。红楼前夜多为锦衣玉食,酣梦春璨,后夜则人情寂寥,凄苦彻寒,终究梦醒一了百了。但贾家败落,是天下败落的缩影,是社会体制死水一潭停滞不前的顺带波澜罢了,人不逢时,世不树人,功名利禄亦显虚与委蛇,家道中落,非人之过,亦非人力之所违。

 

        宋家的书大约两百余本,国外的名著,国内的《三言》《二刻拍案惊奇》,《论语》《周易》,《中庸》,《鲁迅全集》,我抽丝剥茧一般掠夺,可惜两年之后又搬走了。幸好几本国粹已过目不撼。有幸若干年后终于公事与宋遇见,煮酒叙旧。他说最后和一位市歌舞团的高跷女子结婚,育有一女。风流不羁,分分合合,形同陌路,出国不归。“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又是一场现实版的红楼遗梦。说是缘起缘落,冥冥之中总是有一些巧合,巧到心惊,巧到顿悟,生活往往比故事更加多彩。

 

        我曾问过他年轻时,为何与那么多女人交媾,他竟然大笑,说出如此“下流”的逆袭逻辑。男欢女爱催生的是荷尔蒙,不以数量算计,可以活跃大脑平衡调节内分泌,这是上帝赐给人们永葆青春秘诀。

 

        哎!可怜那红楼,贾雨村竟是意喻“假语”,元春,迎春,探春,惜春是“原应叹息”。宝玉含玉而生,却是“欲”,人生诸多欲望烦恼系在脖子上。因此演绎出这悲金悼玉的 “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的《红楼梦》。一场风月笔墨,悲欢离合,原来造梦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语无二三。 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邂逅红楼 - 大漠 - .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