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桃木拐杖  

2016-03-27 20:21:21|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桃木拐杖 - 大漠 - .
 
 
 

   打去年冬天老爷子就念叨,要更召山的桃木做拐杖。

   不知听谁说的,更召山的桃树很神奇,一生都在深月下朗照,佛光沐浴,净土授戒,再雕刻云纹制成拐杖,意喻“鬼见逃”(谐音桃),可以驱邪消灾。

   相传一瓜农,大雨忽至躲在小河对面瓜棚避雨,须臾河水翻花有说话声音,“来了!来个戴帽子的,我等一年了,浪笑不止”。老汉循声望去,见一小伙子头顶着新买回的铁锅举在头顶,当遮雨之物奔跑要过桥。老农心想不好,桃杖一横挡住去路,硬生生把他拽进瓜棚,此时风雨交加,瓜棚似乎摇摇欲坠,天将黑下来了。就听外面有人骂,你个老不死的,坏我好事,此时辰抓不着人还得守河一年。俩人握紧桃木拐杖封门, 呜咽之声随雨停渐远。小伙子见状魂不附体。原来去年此处此时辰车祸走了一人,故作守河之鬼。

   不管是迷信还是传说,桃木拐杖,桃木梳子,发髻,小物件都在民间视为逢凶化吉之物。只是更召一带山野荒凉,极目中的风日日呼呼作响,尖削如刀,每年桃花没等全朵盛开,就残成半朵,一顺长枝向南斜。所以摧残成断枝陨花,病柳弯桃,很难找到一根可以做拐杖的。

   老友周先生早就惦记此事,留心白塔院里那颗去年就已干枯的桃树,只等我来时下手。

   远郊三十公里就到梅力更召,乌拉山麓喇嘛庙集中生长着苍松翠柏,曾经有五座殿堂。大独宫“迈达尔”殿堂、佛像、经书和供器都在“文化大革命”拆毁掉,但白塔,部分庙宇还尚残存一些,用青砖墙围着。周先生的家就在山坳西边,部队家属院离古朴的藏式建筑不远,座落一排像棋子似的平房,静如处子般。去年秋天结的葫芦还连着枯枝吊在篱笆架子上,经过冬天一直到桃花粉尽,风里一荡一荡的。

   除了这一片静地,其山峦树木较少。月亮与太阳都是整个儿的,从上山一起直要照到下山为止。在太阳好的时候,只要不刮风,还算风和日暖。

   我和周先生在农垦时的故交,闲时不乏上山小住几天,一头钻进他父亲的书房。涉猎诸多小说里。这几年他退休后寄意田园,终日以诗酒自娱。时而邀请几位故交临位寒舍叙旧。乡政府几经改造修复,召庙恢复了一些可供观光。唯有这偏僻院子,草莽、菜园子和一些旧物,还泛着昨天的光辉。剥离的只是荒凉,殊不知夜晚桃花是否还在清月的窗下摇戈,还有夏天园子里松鼠、蝴蝶、沙鸡子、斑鸠、样样都是我惦记的。

   第二天我俩去白塔围里看桃木,它貌似枯朽其侧枝有些发亮的赭色,叉尖上都冒出细小的浅粉色的骨朵,虽晚于众花迟暮,琼枝却有一股生命在拔节,想必芸芸众生不也如此这般。

   于是就近在柴堆里,寻得早逝粗桃一枝,也算梵语飘过,咏经渲染之木。

   回到周先生居所,相互闲趣,拨着坚果。拟以诸山水画中的人物,冥想种种幽妙的遇境。在以往桃花开放日子里,从山口吹过来的风都是这般寒冷,日夜狂吼,非得月余才能停息。窗外沟坳被冲刷的泥沙河,看去惨白,山色发紫而暗,深蓝中泛着星星点点粉色雾霭。

   它总体是荒凉的,因北上无梅,桃花便是稀罕之物了,再沾了梵语轻敷的桃,就算写尽桃缘,笔触也应该是敬畏的,慎痛的。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