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记录一些写博的人  

2016-04-05 15:59:51|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年04月05日 - 大漠 - .
 
 

   到阵地平台有一段时间了,有幸结识了一些优秀的作者和读者,感受频多。我在网易江湖隐于藏污纳垢的角落,亦可在博客里面肆无忌惮的吹着口哨,哼着歌曲,听着音乐,邋邋遢遢写一些不着边际貌似“文字”的东西。

   说实话就是个“玩”,就那么一个有限空间驾驭它,要指望它创造出奇迹来,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也就是蜷伏在孤独的意境层面上饮鸩止渴,让心灵独舞,偶尔溜一眼窗欣赏你们别样的风景。


   可是没有人知道一个人的感觉和经历,在内心深处将迎来了一场怎样的风暴,甚至改变了自我世界观和人生观。我认为,书写这东西,很多年它们就曾汹涌澎湃,凄苦而又不无激情地奔流在被照亮的土地上。寂静的时刻, 更多是对于那个时代的直觉,不作铺垫的思考,甚至有意的埋葬逐渐走出我的内心的迷茫,有时猛然想起一些早已走远了的人和事,会有恍若隔世之感。唏嘘之余,我精心勾勒了自己的浮世绘,站在画幅前去感知,剖视自己。


   我进阵地,是基于涂鸦一篇(老山沟与槽子糕)。林曦进来说,给阵地?我说,行!之后我写了(巴图)。铁砚对原稿三次修改离目标还远,在(感发生命)中描述, 斧斤至处,枝桠遍地。我不得不卷起衣袖继续耕耘。 但他们的肯定是让我出乎预料。之后我带着粗糙的犁痕遇见了铁砚,老U,桦君这几位刁钻的文字信徒。 印象中的老U是秉持博学的教书先生。执著而温情,文思卓越,游刃有余,他的文章常常让使我想起江南雨巷那个撑着雨伞的戴望舒,伫立在雕楼小墙月亮拱桥下丝丝缕缕下着带毛边的雨,凝望着远去的丁香,恍若梦境。


   而铁砚不同, 自谓坐破寒毡磨穿铁砚。我见他背靠“铁砚山房”的木门廊,一副江郎扮相的守夜人,他抠字成疾,记忆超群,每天几十个字都苛刻的成为奢侈品。认真就是他的全部。我经常提笔忘字,想必患上“失写症”。我看过一些俄国的长篇小说, 从高尔基的书中读到,“亚麻色的头发”,“脸上长雀斑的孩子”,都描述的那么清晰悠长。而铁砚的(老潘)已经写到一百二十集还是他的冰山一角,可见作家对作品的细致,纠结,都是痛苦不堪和坚韧不拔,以致他的文章绝佳和他表面的冰冷形成鲜明的对比。


   但凡所有女作者写手,都是万万不敢妄加评论的。 初识桦君,从文字开始,看她(水)和(埋在乳房里的钟)从读者的反响就知道,她是把自己当作牺牲去敬献文字,引来风吹芦苇般的潮汐。她的诗始终编织着哲理,铁砚评说她是十指不粘阳春水,左拥苏格拉底,右抱维特根斯坦,一脑门子的思考。她弯弓搭箭,思想如鸣镝,啸叫着射向心中的问号。如果说的是谬论找铁砚算账,与我无关。


   林曦是一个写字捕快,任何东西经过她的手笔都会呈现独特的味道。她的文字更符合她的家乡,湘潭民族风,一股油爆剁椒的烟火味。一个热爱文字如醉如痴的人。


   之后我相继结识了蓦然,米杉,雪,小雨的文字。


   小雨的文字,更像一个民国时代的现代人,在桃树湾里聆听落默的春花,秋风,黄叶,虫鸣。 忧国忧民的诗文写进慵懒和喜悦。他的纸质时光书里有旗袍,鲜花,有一间茶馆,如果你路过,暗号是:请问明天会下雪么?答:不会,预报说有小雨。


   蓦然的(木匠万老汉)是去掉油脂的文字, 朴素而笃实,把一个原始村落倔强木匠写得惟妙惟肖。


   米杉的(老何)寥寥数语把人物性格描写的淋漓尽致,带有酸楚叙述。在纯文学小说最难的就是精短又耐人寻味。


   雪,这名字很上口,可偏偏起个sunny ,至今也没搞懂是怎样的发音,符号而已也就不再计较。她的(门前有块空地) 正似这满天空四处飘散的迷离烟雨,述说着星空下的夜话。当然她的很多作品风格流畅,情感细腻。大概江南女子的才情都是这般看了令人怜惜,只有同在江南的老U能够感同身受。不像我属于黄土高原冻土上随意抛扔的一块石头,当太阳晒热乎了才有一些温度。


   我全凭感觉写字,是一个材料很稀缺的人,所表达的世界,仅仅是好奇, 写字常常幻想激发一种堪称巨大的东西来到我心里,那是一种无比沉重的能量。如果是换了你们,必是挟带着惊天动地的巨响,或者至少也应该有一种令人震耳欲聋的轰鸣,但是奇怪的是所有这些我都没有。而是等待那种深远的广袤无边的存在,一切都是现成的,水到渠成。

把在意和无意看到的信息传达给分享者。张亿说过,文字写出来就不属于你了。有时我觉得文学这个形式应该多少是人情世故、人世间悲欢离合,从中萃取幸福和快乐代替品。


   世界本来很简单,文字也一样,没有情感的作品,靠技巧终究一地鸡毛。我尝试从阅读开始。我觉得阅读就是在虚构的现实中挑出肉来吃,加入调料和火焰,砸吧着嘴,品着那肉香。而且是刚刚烤好的,你得把全部的感官打开,才能全面无碍地吸收进去。 









 
2016年04月05日 - 大漠 - .
 
  评论这张
 
阅读(893)| 评论(6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