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画眉  

2017-12-21 20:23: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怕是要蕴雪了。雪前不是很冷,但会有阴霾,像一个昏昏欲睡的人。


        蕴雪的时间越长,隔天的雪下的就越厚,早来的雪忽然就这么碎剪窗栏如玉屑。这些年的“暖冬”不是雪期太短就是零零碎碎,再也见不到小时候那种千枝银压雪连天的景象。一场雪至少半个月,消停没几天又下了,出门得踩着膝盖深的雪踏出一条路来。


        南方的雪没体验过,出差都在夏天。北方的雪记忆中都下在夜里。若傍晚出去就会有人说,“别出去了,下了”!等到一觉醒来,已是雪蒙蒙堆叠一片银山。细想也是,很多的日子都是清晨推开门,已经落的满墙,满院子,满房顶了。 

        满世界都白了。

        山里苦于觅不到食的画眉鸟和麻雀就成群飞来,稀稀落落扑腾到林带树根下。树蓬挂住雪的下面,有一些斑驳裸露着,也是我们捕获画眉鸟的绝佳之地。

       捕具从秋天就开始准备。从菜站很容易寻只柳筐做扣笼,配上长绳支棍,埋在雪地里远远的等待拉绳,就看手快慢的功夫。而红柳的筐盖,螺旋似编就,再一圈一圈系上马尾套,然后清理地面放上捕具,盖上一层薄雪,撒上一些糜子、谷子等土粮食,到另一片林子里大声吆喝,把饥不择食的鸟轰到伏击圈啄食。一会儿扑棱扑棱,套住脖子套住腿的,运气好时一天可收获几十只。


       马尾和土粮食都是“淘狗嫌”孩子干的事。北区中桥一带有两个马车社,当时也是有名的运输一队二队。中午趁看院老头打瞌睡,带把剪刀悄悄潜入马棚。怕马惊着尥蹶子一边喂马草一手剪马尾,可怜那匹白马的长尾几次就秃了半截。回来一根根编成套。而土粮食是要费点周折的。秋天的孩子带着锹铲子抓一种叫“豆杵子”的田鼠,它们生活繁衍在农田边,全身土咔色。肥硕的脑袋聪明伶俐,缩起来呈球形,两颗黑豆子般的眼睛咕噜噜地打算盘,憨态可掬。用一根细细的长绳子绑在老鼠的腿上送进洞里,观察它从哪个洞口钻出来,判断洞穴的走向长度。然后用一个带勾槽的铁钎子在老鼠活动的中心扎下去,能带出一些糜子穗来的地方,深挖下去就是老鼠仓的位置,大点的粮仓足有二十几斤毛粮。

       毕竟是它们过冬的储备,粮食没了,作为鼠辈必定饿死无疑。于是经常会看到它们在干枯蒿子上咬断一根朝上的枝杈——像锋利的倒勾挂在下巴颏上,——上吊自杀了。尽管偷吃庄稼粮食可恶,断了越冬粮草却有些残忍。


       大抵虫豸们的天敌不尽数,生物链都是险象环生。终归起来人是所有动物世界的最大天敌。比如鸟泛滥成灾时候也一样,捡漂亮的笼养,剩余的煎炸为美味。


       北方画眉多善鸣叫和模仿,善跳跃。我驯养过画眉,那是一只上体橄榄褐色的画眉。头顶至上背棕褐色具黑色纵纹,眼圈白色,并沿上缘形成一窄纹向后延伸至枕侧,形成清晰的眉纹,极为漂亮。我时常在黎明之际从鸡窝顺两个鸡蛋,把少许鸡蛋黄和玉米面窝头捏成泥状,放到它的笼子罐里。这家伙见食则喜,滴滴娇柔入耳。

       有一次终于诱捕到一只全身从脊背有一条火红线、羽翅泛金光的鸟。因其相貌堂堂,懂行的人说这不是画眉,于是自起名号曰“红羽”,意为火神转世。它生性多疑,当有生人接近它时,愤怒地张尖嘴疾进疾追疾啄,若啄着人的手指,必得意地翘起红翅欢呼,也让我喜爱得不知如何是好。现在推测一下,它的白眼圈,白腿,白肚皮,红脊背也有可能是染色体排布不均匀,属于画眉世界里少见的白化现象。其实具体是什么鸟都不重要,它的叫声极好听这就够了。在红色旋风的裹挟下,只能由它。

       这家伙食虫豸杂粮,叫声极大。高音处带有一丝金属回声大出我的意料,这哪里是一只画眉,分明是一条血气方刚的硬汉。过了几日,它又婉然是一副素雅的身形,有温良的教养,吃完糜子粒只在笼子里逡巡几圈,便找个合适的地方卧下,静静地恬然入梦。

       我的经验和条件不足以善养,后来送给一个养百灵得道的老邻居,红羽才带着一身光荣直至天年。

      公园里很多养鸟人蒙着黑布晃动着笼子,曰:遛鸟。据说鸟的习性走不完常去的路,或短或长都不给唱歌。遛鸟大多都是老人,然,遛鸟也是遛人相辅锻炼,倒也是好事。也见过几只画眉,羽毛紧密,眼圈又白又大,眼睛突出,眉长而清,不断线。在笼内跳跃端庄,不甚畏人,鸣叫时身体挺立不下蹲,膛音高,浑厚响亮,音韵富有变化,出口节奏较快,但都不如我养过的那种通人性,你睡觉不吭声,你醒来它欢呼雀跃,早晨挂在树梢枝杈间鸣啭,引颈高歌,音韵多变、委婉动听,还善仿其它的鸟鸣声、兽叫声和虫鸣,尤其是在傍晚给初月深情鸣唱。

       这不,天又开始蕴雪的样子,真期待再下一场大雪,铺天盖地。红羽的嫡孙后代迁徙回来,蓝天云亮,云亮天蓝。那条火红的羽毛随风上下盘旋,宁静与夐远,嘹唳与莺歌,韵致悠扬。尝尝它们前辈吃过的糜子谷子。没有马尾套,诱鸟箩筐,鸟夹子,只有我和无垠的大雪聆听画眉的飞声。




画眉 - 大漠 - .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