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槅子窗外有竹林  

2017-12-30 10:34: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多年没下杭州。但总能见到一些老旧的木阁楼与我记忆中的白墙青砖相吻合。

       那是在绿皮火车时代,出差就一个行囊,二斤酱牛肉,一包花生米,一瓶老白干,一本书,熬上两天一夜才到杭州。也是怪事,十有八九都赶上雨季,行人不多,各种颜色雨伞在西湖长堤上缓慢移动。连宝把我们从车站带到江干区一排老式阁子楼,门面最大一间便是他家的堂屋。几扇开放式的门廊,一家人都过来闲坐着说些很难懂的地方话,只有他和母亲能用普通与我们嘘寒问暖。几个套间都是用厚木板间隔,楼上是卧室。竹梯,藤椅,字画,古铜色佛台供着香炉,屏风画着梅兰竹石清贡图之类。木槅子中有几件老旧青花瓶,鸡毛掸子,门庭上吊着几块腌制腊肉,显得安适可亲。 

       一番杯盏过后,怕多有打扰,我便准备去预先定好的区政府招待所,但他父母坚持让我们留下,说在家里起居饮食方便,也好次日上午出席他弟弟婚事,这是出差临行前的安排,先私后公,作为至交老友,公差顺道来捧个人场是应该应份的。于是盛情难却,就暂在阁楼上安顿一日。

       想必八几年老城区,风景区之外依然是老旧建筑民居居多,这使我经常对纵横交错马路失去了方向感。记得阁子楼不远,有一条南北下坡公路蜿蜒穿过,像画布倾泻一条油彩伸向梧桐遮阴深处。

       窗外是漫山竹林,依稀可见白墙青瓦,一角飞檐斜过几只燕雀。就着高低铺成的石板小径,有两块已被新钻出来的竹笋尖歪斜顶到一边去了。我很好奇这么粗的竹笋是怎样在一夜之间倔强的生长出来,并且速度之快。连宝告诉我,竹笋每天挖,又每天不断地钻出来,生命力极强。这条石板路的尽头,有古井庭台榭舍,传说梁山泊与祝英台曾经就读私塾学堂的地方。我曾去过英台故里在江苏常州善卷洞附近一个村庄,离这很遥远。可见古时学子求学之难比现在强不了多少。在我印象里杭州人最自豪的是他们的祖先把每座山,每块石头都演绎成神化故事。比如雷峰塔,断桥残雪,柳岸啼鸣,飞来峰,水漫金山。不像我们这边山是山,石头就是石头,鹰隼总不能变成凤凰,由衷佩服他们开创想象力的先河。

       就连夜里的蚊子,都成群结队哼着杭剧武林调,嗡嗡嗡地趴在蚊帐上窥视你,以至感觉每一次呼吸都有千万只小眼睛注目。而且他们对AB血型奢狂,害得我时刻不敢能怠慢。

       透过槅子窗,雨后打湿的空气携着青竹的鼻息,犹如一杯嫩绿茶香俱在冉冉蒸腾。连宝告诉我,等月出来躺在棕床上能听到竹子拔节的声音。如果不是因为蚊虫盯咬我真想屐齿林间,睡塌千竿竹下倾听它们出生的音符,与潺潺流水一起和弦波动。南国之竹种类居多,说我见到的基本都是些楠竹、凤尾竹、小琴丝竹、大佛肚竹、寒竹、湘妃竹,巨龙竹,而我能分辨的只是高矮大小之别。可那天夜里迷迷糊糊听得是楼下急促的敲门声,他弟弟婚礼前夜,突发阑尾炎穿孔住院,但婚礼既然双方亲戚都通知到了还是要照样举行,新娘抱着一只红公鸡举行仪式。两边人马都挤在邻街一个小酒馆大概七八桌左右。不像现在动辙就包个大酒店,乐队,豪车排场之大。这里的风俗和蒙古骑马送亲截然不同的是,除了锦缎被褥,陪嫁物品当中最显眼的是涂了光亮红油漆的坐便木桶,以精美的制作和雕刻文饰判断,起初竟认为它是一种鼓瑟,掀开盖有很多彩蛋和零零碎碎喜庆吉祥物件。

       区招待所位置也在对面山坡,下坡也有几家青砖混木结构民居和一个小饺子馆,一竿长竹挑着门面招牌。老板很热情招呼进屋。我看见他们墙头上晒着淌尽油的猪皮,便问何故?说是一种菜肴,晒尽油脂的干皮烹炸后发泡形如蹄筋,劲道顺滑,好吃不腻,要不来一盘?我说不要。在内蒙皮子多为制革缝制靴子,头蹄下水都是要扔掉。于是俩人点了二斤水饺。老板说你二人吃不了,是不是少要点?

       上吧!

       我挥挥手说。不一会一声吆喝端来十大碗,吓我一跳。原来杭州水饺是带汤吃,俗称汆饺,小巧精致,一碗有八九个的样子。最后捞干的吃还剩下一半,闹了个南北笑话。

       连宝家母很早就起床,挎个竹篮到集市采购时令蔬菜,每次都以竹笋居多,她的大煮干丝,腊肉闷笋,清蒸甲鱼,爆炒笋丝,菜还没上全就已经口水往下咽了。一次心血来潮我跑到集市看热闹,拿着钥匙逗甲鱼,一口被甲鱼吞掉,幸好回手快,否则手指头也没了。无奈请老板杀鱼取钥匙,当然甲鱼必须买走,那么大的野生甲鱼不到五元钱。每日天刚亮,河溪下游就听见一片竹刷子刮啦刮啦刷马桶的声音不绝于耳,有洗竹席,洗晒廉,洗衣的。上游则是洗青菜,扒竹笋,提了竹娄晃动宽衣大袖急忙回家做早餐的女人们。

      没有想象中的浣纱歌声,她们普遍瘦小皮肤白而细腻,匆匆忙忙,倒也朴实,都像蜜蜂一样耕耘自己的果实。以前都在画上识得江南美女婀娜多姿的风韵,认为都像戴望舒走过的雨巷那样,有着梦一般地凄婉迷茫的丁香,而事实上也只有在画上才有。

        也可能是一种错觉,杭州女人每天都有干不完的活。石巷子门楼边三一群俩一伙的老太婆身边放着花花绿绿纸样板,熟练着用浆糊糊着大大小小的包装纸盒,捻棉签,剪纸样,竹编小物件。话不停手不停,然后居委会统一收走,挣点补贴家用。在北方那些曾经熟悉的糖果零食彩盒原来都出自这家家户户勤劳之手。

       事隔多年,连宝兄已调回杭州电冰箱厂当焊工,此后各自繁忙终无消息。不知那片竹林,木阁楼是否安在?

       不过江南的竹,是不分季节,不分毛竹,斑竹,还是柴竹都青翠着青翠,微黄着微黄。我在苏州就领教过移步一景,低矮的白墙镶嵌着三彩琉璃,踏进月亮门,一院翠竹在清风中徐拂,一池清水半池莲蓬。牵牛花附在风竹下几根疏疏落落的尖细长草上使作陪衬,将金色阳光也摇曳得迭踵了起来。穿行于风竹菊梗之间,流进了深绿色和草绿色交错的树叶。轻风带着微醺的竹香,醉意顷刻间已是满怀了。



槅子窗外有竹林 - 大漠 - .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