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黑柳子  

2017-06-21 15:49:44|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柳子 - 大漠 - .
 



        西瓜上市,大街小巷,推车小贩,清一色吆喝“黑柳子西瓜”。天刚亮,运瓜车一辆接一辆,河南,河北,山东的长途贩运卸下来,摆在瓜摊都变了身份。

        初到此地的人还以为到了黑柳,巴彦淖尔乌拉特前旗先锋镇黑柳子村离这大约两小时路程,黑柳子西瓜不仅卖相好,水大瓤甜,蜜汁红透而家喻户晓。这久负盛名的地方,前几年路过,一片繁忙都在杂交泰国瓜,长枕一般,皮薄肉厚,产量高。现在即便真正出自黑柳的西瓜已改良的全无老品相那种滋味,以致连我这个瓜痴也分不清之乎冇有来。

        六十年代的人大概还记得。麻池乡曾经盛产一种,白皮,白籽,白瓤,故曰:三白瓜。形如排球,轻拍脆裂,闻之有香气入鼻,入口起沙即化。一颗瓜秧最多结俩三个,斤巴重的品种,已绝。

        那时,几角钱就可以开瓜,仨俩好友街边西瓜摊拉过小板凳,围坐四方木桌,中间有个洞,吐出瓜子溜到洞下的搪瓷盆里,卖瓜得籽,自然惯列。剩下瓜皮收了扔到猪圈里,猪吃剩下的和雨水,青草踩踏成青肥,发酵,又添回地里。

        黑柳子香瓜,旱沙地缺水,为了往土里钻长成锥形,屁股上留下个鼓棱棱的圈。瘦地施不起化肥,有空便挑来一担水,一碗一碗沿着垄沟浇在根部,像奶孩子一样大口地吮吸深藏沙漠底下的甘露,平时根本不打理,这种瓜叫旱地龙,小到一巴掌握一个,轻轻一磕脆裂,香气缭绕。足以让放学的孩子扔下书包,迫不及待的在裤腿子上蹭吧蹭吧,吃到吃不动为止。吃多了便溏到房后,田里,树根下,没来得及消化的瓜籽被鸟吃掉,留下的不久一堆堆一丛丛冒出小苗,这让我想起了象屎咖啡。

        其实最爱旱地龙的清脆,入口后临入喉前最末梢的那一缕回甘,像蜂王浆溢满齿颊到喉结时,旺而不火,难以言表。

        从琳琅满目的时令瓜品中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城市风韵。尽管仿冒诸多,依我之见,黑柳子白柳子都不重要。那些曾经怀念的已经被时代步碾得粉碎,商业利润把很多国家的热带水果摆在你面前。年轻人目不暇接地选择异国情调,一派繁荣不能说不好。谨慎之余,开始担心果皮上的防腐剂,催熟剂,膨大素,改良剂的保鲜功能。

        一日,骑行数里,偶遇瓜棚区叫卖无籽西瓜,不解。无籽如何生长繁育后代?无以奉告。幸好同行骑友鹤岗家乡种葡萄,农科站技术员指导过,葡萄在结米粒大小颗粒时,点一种药,成熟后果然无籽。串大松散不挤,色泽鲜艳,于是专门留下一嘟噜不点药,采摘时满架葡萄只这串带籽。惊诧余悸,却又担心肚子里每每吃进的果“药”,危及我的解毒器官来。

        可又细想空气,水,雾霾,这又算得了什么?除非裸奔到火星,保不准也一样,不求甚解的东西多的去了,总不能索性避世,虽然我难以苟同,略有介怀,不思不纠,未尝不是一种省心乐事。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